警方繳獲的偽裝成紅酒的新型液體毒品。 警方供圖
  去年一段時間,在蘇州某高檔小區,每到深夜,常見一名妙齡美女拎著一瓶紅酒進去,逗留10多分鐘後離開。人們絕難想到,女子手中那瓶包裝普通的“紅酒”,到了酒吧能賣1萬多元。但這不是進口的高級拉菲,而是混合了冰毒、嗎啡、K粉等多種毒品的一種新型液體毒品。蘇州警方確認,“紅酒”毒品主要流向江浙一帶的KTV、酒吧等娛樂場所。通訊員 蘇瑾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於英傑
  簡要“劇情”
  經過一個多月縝密偵查,蘇州警方成功破獲“2014-917”公安部毒品目標大案,除了繳獲冰毒5.26公斤、“K粉”1.3公斤,以及大麻、“開心粉”“咖啡”“神仙水”等600餘克外,還首次繳獲121瓶偽裝成“紅酒”的新型混合液體毒品,搗毀一個橫跨兩廣、江浙等地的毒品分銷網絡。據蘇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禁毒會戰領導小組副組長錢志健介紹,該案是全國禁毒“百城會戰”以來,蘇州破獲的單個案件中繳獲毒品數量最大的一起案件。
  查“毒源”,神秘“紅酒女”進入視線
  去年11月,蘇州園區公安分局在偵辦一起吸販毒案件時,發現一名綽號“黃老邪”的湖北男子在婁葑、斜塘等地從事販毒活動,毒品來源比較穩定,而且數量也較大。綜合各方線索,專案組分析“黃老邪”背後應該有固定的上家。“黃老邪”的供貨人唐某浮出水面。但經過多方查證,專案組確認,在“黃老邪”涉及的這張販毒網中,唐某也並非在蘇州地區的“一級供貨商”。
  很快,湖南籍男子曹某進入警方的視線。但曹某生性多疑,警惕性非常高,本人極少露面,曹某交易中經常委派一神秘妙齡女子出馬——他的女朋友浦某。
  專案組發現,浦某多次在深夜出入一高檔住宅小區,每次逗留十幾分鐘就離開。每次出門時,浦某或是拎包,或是拿一瓶“紅酒”。偵查人員判斷,這處被他們頻繁出入的住宅,極可能就是曹某的毒品囤貨點,而浦某每次拿在手中的“紅酒”,絕非看起來那麼簡單。
  民警槍抵毒販腦袋將其逼停
  曹某本人及其在廣東、廣西的毒品上家的情況,也被專案組逐步掌握。去年12月中旬,專案組鎖定線索,曹某帶著女友浦某從廣州返回蘇州,將“馬仔”湯某留在廣州。由此分析,曹某與上家的毒品交易可能還在進行中。數日後,專案組獲悉,曹某的廣州上家通過大客車托運毒品到蘇州,決定實施抓捕。
  12月19日,蘇州出動警力100餘人張網以待。當日下午3點多,偵查員在蘇州繞城高速郭巷出口發現從廣州駛往蘇州的帶有毒品的大巴車,同時發現了前來接貨的曹某。就在曹某接貨的一剎那,設伏民警迅速出動,將曹某及其女友浦某擒獲,當場繳獲“K粉”(氯胺酮)1公斤,同時在包裹里繳獲1瓶“紅酒”。
  遠在廣州的抓捕同步開展。曹某的“上家”帥某、鄧某以及“馬仔”湯某落網。帥某、鄧某一度負隅頑抗,開車衝撞抓捕民警。最後民警搶過方向盤,並用槍口抵住帥某的腦袋後,將車逼停。
  蘇州的“二級經銷商”吳某、劉某等也被抓獲,當場繳獲冰毒0.5公斤;“黃老邪”、張某某等人也相繼落網。
  售價上萬的“紅酒”,其實是新型毒品
  抓捕結束後,民警在浦某身上發現一張門禁卡,就是先前她多次半夜進出的小區所用的。在這處租住地,警方繳獲4.5公斤冰毒、一把仿七七式手槍、4發子彈、14萬元毒資,以及總計45.3公斤的120瓶“紅酒”。
  12月20日,前來蘇州送貨的廣西上家“老鬼”也被成功抓獲。民警在其隨身行李中查獲一袋“咖啡”。
  專案組將“紅酒”和“咖啡”送至司法鑒定中心,結果讓人大吃一驚:原來,所謂“紅酒”、“咖啡”,裡面都摻了多種毒品成分,是毒販供應一些娛樂場所人員吸食的一種新型液態混合毒品。在江蘇,這些新型毒品還是首次被查獲。
  不過據嫌疑人交代,這些新型毒品並不是全部在蘇州地區販賣。偵查人員調查確認,“紅酒”毒品並未在蘇州市場上出現過,而主要流向江浙一帶的KTV、酒吧等娛樂場所。一瓶750毫升的“紅酒”,交易價達8000至12000元。  (原標題:美女手中萬元“紅酒” 不是拉菲是“嗎啡”)
創作者介紹

家事

qw68qwgry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