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是家電業的多事之秋。
  4月15日,廣東中山格蘭仕工廠被員工砸了,參與者有上百人。因為微波爐擴產,這個工廠今年年初才剛剛投產。格蘭仕曾經是叱吒中國小家電行業的“價格屠夫”,如今被指因低薪而遭員工打砸。業內分析認為,事件背後凸顯的是以“價格戰”為綱的格蘭仕正遭遇低成本模式帶來的困境。
  與此同時,美的工廠也出現“工人主動停工”,格力則被曝克扣員工數千萬獎金,被扣上“血汗工廠”的帽子。
  中國家電製造業在內銷不暢、“人口紅利”逐漸流失的大背景下,進入了嚴峻的調整期,類似現象未來可能會再度上演。新京報記者 李媛
  新工廠被砸
  格蘭仕剛剛投產的工廠被員工砸了。
  4月15日,一條圖文並茂的帖子被廣泛轉發。帖子爆料稱,4月14日,格蘭仕(中山)電器有限公司約2000名工人從凌晨零點開始,將宿舍、飯堂、車間流水線、超市、大門、電動叉車、警車以及辦公室電腦設備等悉數砸毀,工廠所有保安跑光,一直持續到凌晨6點,有大批特警進廠戒備,公司總裁親自到廠道歉。
  打砸事件在網上傳開。格蘭仕官方隨即發出一份聲明,稱此次是“200多名員工聚集事件”,並將原因歸咎於新員工酒後鬧事。“鬧事員工極少,真正打砸的僅有幾名員工。鬧事員工僅對廠區內的自動販賣機、小賣部設施等進行打砸。事件中無任何人員損傷。企業採取理解、關心、愛護的柔性處理辦法,通過與員工懇談對話的方式在大約凌晨5點平息事態。”
  “並不是因為酒後鬧事,參與的也遠遠不止200人。”事發後,已經辭工回家的小黃對新京報記者說。
  小黃回憶,那天打砸持續了整個晚上,一開始有一個宿舍的人起哄說“這個廠太黑了,坑我們”,然後兩三個宿舍的人都加入進來。
  “其實,事發的主要原因是格蘭仕給的工資很低,只給原來招工時承諾的三分之二,招工時說3000-4500元,每個星期都有休息,包吃包住,可是進來後根本不是這樣。”至今,小黃依然憤憤不平,“一個月才2500-3000元,白班夜班輪倒,星期天也要上班,每天工作10個小時,吃宵夜也要自己掏錢。”
  小黃說,事發第二天,他和很多朋友都辭職了。據瞭解,此次事發地點——格蘭仕中山廠區因為微波爐的擴產,2014年剛剛正式投產,到目前為止僅有數月。
  “價格屠夫”營收困難
  目前,格蘭仕300多名中山廠員工已經辭工,有的回家,有的去了別的城市,找新活兒,而格蘭仕的生產線則依然開動著。
  格蘭仕是位於廣東的民營企業,主要生產微波爐、空調、冰箱和洗衣機,它的微波爐曾連續12年在中國市場銷量第一。發展到今天,格蘭仕一直不變的主要競爭策略就是價格戰,也因此在業內獲得了“價格屠夫”的稱號。
  據媒體報道,原格蘭仕董事長梁慶德的思路是,格蘭仕要做到微波爐產品的全球壟斷,鉚足力氣一個拳頭打人。“做絕、做穿、做爛市場,在單一產品上形成不可超越的絕對優勢。”而格蘭仕原副總裁俞堯昌則這樣評說價格戰:“為什麼我們要這樣做?就是要使這個產業沒有投資價值。”
  1996年8月,格蘭仕微波爐第一次降價,平均降幅達40%,當時一臺松下微波爐在中國市場售價為3000元以上,而格蘭仕微波爐的價格則控制在1600元左右,僅相當於前者的1/2。此後7年間,格蘭仕共進行了9次大規模降價,每次降價幅度一般都在30%-40%。1999年,格蘭仕獨享國內市場70%以上市場份額,把國內市場微波爐生產廠商數量從100家打到不足30家。
  殺敵一萬,自損三千。格蘭仕瘋狂殺價的同時,1999年格蘭仕的利潤率也大幅降低。近幾年,格蘭仕將價格戰策略蔓延至空調、冰洗行業,但戰線擴大後,業績卻並不好。據媒體報道,2011年格蘭仕營業額在2010年的基礎上有所增長,但增長率小於前幾年,凈利潤由於原材料成本升高等原因,跟2010年基本持平。
  家電專家劉步塵說,微波爐在格蘭仕的業務占主要部分,但該產品在中國已經走過了高速擴張時期。格蘭仕後來轉向空調、洗衣機等大白電,所占據的市場份額並不高,企業沒有定價權而且始終奉行低價策略,營收堪憂。
  “整體缺錢的情況下,格蘭仕近幾年還常把低價當成營銷噱頭。”劉步塵說,“2012年,格蘭仕推出售價999元的6公斤滾筒洗衣機,僅為同樣規格國產品牌的1/3,外資品牌的1/5。很多品牌商曾表示,999元的滾筒洗衣機並不賺錢,格蘭仕這款洗衣機的實際產量也相當少,目的只是以此為噱頭,吸引消費者買其他型號。”
  劉步塵說,這些年,格蘭仕正陷入一種惡性循環,沒錢做研發,產品上沒有突破,於是不得不降價,降價又進而影響利潤,這種狀況下,原來給工人的承諾就自然會面臨壓力。格蘭仕應該跳出這個怪圈。
  ■ 觀察
  家電業價格戰模式遇阻
  幾乎與格蘭仕打砸事件發生在同一時間,廣東美的集團、珠海格力電器也被爆出勞資關係問題。
  4月15日,格蘭仕打砸第二天,順德美的生活電器事業部五金車間也發生了數百員工主動停工事件,抗議工資降低。4月17日,格力電器被曝克扣員工數千萬獎金,涉嫌違規壓榨員工,並被扣上“血汗工廠”的帽子。
  隨後美的、格力相繼給出回應。美的集團說,部分員工對工資薪酬確實存在疑問,生活電器事業部第一時間與員工進行溝通,解決方案已獲員工認可。格力電器當家人董明珠也回應說,格力電器一直敞開大門,歡迎全國的媒體來珠海實地監督。
  “這些事件反映了中國製造業的困境,壓力才剛剛開始。”一位不願具名的家電從業人士稱,“中國製造業需要調整和轉型,如果在員工福利、待遇方面沒有做出長遠安排,這種壓力會更加激化,這樣的現象可能會持續發生。”
  家電製造企業的日子並不好過。2011年來,內銷市場並不景氣,增長難達預期。很多企業的價格走的是中端路線,市場上的高端產品多被外資霸占,這導致產品的毛利空間小,企業盈利能力和運營效率下滑。
  宏觀環境也不樂觀。過去勞動力總量大、成本低是中國製造業的優勢,隨著人口結構變化,這一“人口紅利”在不斷消失。
  家電製造業會走向何方?業內分析認為,單靠拼低價、拼規模,員工低薪低福利的舊有模式是不可持續的,企業應該從粗放式經營向品牌化經營轉型,從低端向高端轉型。
  “調整轉型的過程很痛苦,可能會出現新一輪行業洗牌,一些企業會被洗掉,在目前的數量上縮減一半。”前述家電業人士說,“短期內,中國家電製造業要實現毛利大幅提升,實現結構轉型,還相當困難,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而且需要更加開放的市場環境支持企業優勝劣汰。”  (原標題:格蘭仕:從價格屠夫到工資殺手)
創作者介紹

家事

qw68qwgry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