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無畏簡歷
  著名經濟學家。曾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一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上海社會科學院部門經濟研究所所長等。
  厲無畏主要從事產業經濟、數量經濟、創意產業和經濟管理方面的研究,主編與合作編輯著作有《創意產業——城市發展的新引擎》、《區域經濟——戰略規劃與模型》、《企業實用現代管理方法》、《轉型中的中國經濟》、《中國產業經濟發展前沿》等。
  媒體報道稱,凡涉及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點、熱點和難點問題,厲無畏幾乎都能從獨特視角提出見解,為政府宏觀決策提供咨詢意見。
  早報記者 盧雁 王維佳
  “搞經濟改革就涉及到政府和市場的關係,這樣政府就要改革,審批什麼的都要改革,不改革那怎麼行呢?”
  日前,十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務副主席、經濟學家厲無畏在接受早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成為中國改革的指針,習近平領銜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簡稱“深改小組”)已經運行,各省份的深改小組也已經全部成立。
  今年兩會上,李克強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交出治國理政的首份“答卷”。
  要扶持新興戰略性產業
  東方早報:您怎麼看“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
  厲無畏:這個其實問題不是很複雜。頂層設計最重要的就是要把方向搞清楚。一個是目標,一個是方向,你把這兩個搞清楚了,具體情況用具體措施來處理。所謂“摸著石頭過河”,那就是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環境、不同的背景。但是,大方向你一定要明確。現在,已經確定了,就是要進行市場經濟改革,由市場來決定資源的配置,市場來決定價格。這些都已經確定了,那麼有很多事情都比較好辦了。
  東方早報:經濟體制改革方面的頂層設計可以有哪些?
  厲無畏:中國經濟長期可持續甚至跨越性發展有賴於能夠占領制高點的產業,而不應滿足於近期的最高經濟增長率。爭奪世界經濟制高點首先必須將之作為國家戰略重點,然後經過科學論證,確定新興戰略性產業,這些產業既要符合國際發展方向和中國國情,又具備一定的比較優勢和廣闊的發展空間。比如,在新能源、生物經濟、創意產業、環保產業等領域。從目前來看,中國在這些領域已有一定基礎,甚至在部分產業領域已擠入世界前列。
  這些產業要進一步的發展需要有系統的規劃,併在信貸、財稅、投資等政策方面給予更多的扶持,引領更多的社會力量向與此相關的領域集聚。同時,要擺脫急功近利心態,防止一哄而上,造成新的產能過剩;並真正破解長期存在的自主研發投入低、研發隊伍建設不足、研發成果與市場脫節、配套措施跟不上等深層次問題。
  東方早報:有學者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認為,經濟改革難於政治改革。但在去年經濟學50人論壇上,在座的經濟學家都大談特談政治改革,反而不怎麼談經濟改革。您覺得呢?
  厲無畏:在這個問題上,實際上,基本看法還是一致的。搞經濟改革就涉及到政府和市場的關係,這樣政府就要改革,審批什麼的都要改革,不改革那怎麼行呢?這兩者之間是有關係的。所以,不是說哪一個難哪一個容易。要把改革做好不是很容易,經濟上要做,政治上也要做。
  東方早報:過去我們也一直在說要發揮市場活力,市場和政府的關係要擺正。您認為這次跟以前比會有什麼不同?
  厲無畏:應該說新一屆政府做了不少事情。比如營改增的試點在全國展開。這樣一來,很多中小企業每年就可以少繳很多稅。2013年,小微企業減稅要將近300億元。這對那些民營中小企業的發展還是有好處的。另外在結構調整當中也是這樣。現在更加重視服務業的發展、第三產業的增長。去年第三產業的增長要比整個經濟的增長快,好像達到了8.4%。我們還看到實踐市場化的一個重要決策,就是推出了上海自貿試驗區。所以我覺得過去一年做得還是不錯的。中央也提出了要按市場規律來做,政府不要去干預這些事情。什麼限價限購都不是好辦法。好像最近國務院還專門發了個文,減少審批對民營企業的發展是有好處的。
  東方早報:從中我們可以看出新一屆領導人這一年的風格嗎?或者說行事邏輯?
  厲無畏:邏輯就是大的方向已經定了,按照市場經濟規律來做。
  東方早報:作為一個經濟學者,您對上海自貿區建設有何建議?
  厲無畏:自貿區,它是一個試驗區,實際上是為金融的自由化、市場化做試驗。這對整個經濟的發展可以積累一些經驗。當然,上海自貿區是一個試驗區,不等於說人家不可以做。試驗區取得了經驗,其他的地方可以適當發展。比如天津現在也在申請成立自貿區。
  國企上繳利潤要有標準
  東方早報:有人認為,改革到現在剩下的都是難點,都是“難啃的骨頭”。您怎麼看?
  厲無畏:什麼叫難點呢?實際上,按照市場規律來辦,應該不是太難。其中難的地方是有部分屬於既得利益者,他們會對改革有影響。所以所謂的“難”,只是出於這樣兩種情況:一是因為既得利益關係,二是那些談論改革的人,他不懂,或者說他不瞭解。他不瞭解或者不懂,那是另外一回事情。但以前在政協開會的時候,我們就說,有些人,我們不知道他是傻小子,還是壞小子。呵呵,很多人都是亂說一氣。
  東方早報:既然既得利益群體客觀存在,那怎麼去打破?或者說怎麼讓他們主動放棄一點利益?
  厲無畏:那要看具體的情況。你比如說,我們現在國企改革當中,有些國企原來具有壟斷性的,現在要取消壟斷,走市場競爭的道路,那麼這樣的話,有些國企就會受到利益損失。這種情況下,就需要給它們做工作。我想應該是可以做到的。
  東方早報:十八屆三中全會要求提高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比例,在2020年達到30%,而且還是分級的。這就可以看出很難。
  厲無畏:這就是要求你制定一個標準,國企賺了錢以後,利潤怎麼分配。過去有過這樣的標準,繼續發展40%,員工勞動30%,還有30%上繳國家。就是看怎麼規定了。你規定30%~40%,就是這樣一個標準。制定了這樣一個標準,就好辦了。國企賺了錢,有一部分是留作繼續發展用的,作為投資的;一部分錢分配,員工勞動要分配;還有一部分上繳。
  我們要根據市場的情況做出這樣的規定,比例規定清楚,就能做到。這肯定是一個討價還價的過程。既然制定這個規定,那肯定是做得到的。它即使不贊成上繳國家,那也不行。因為它畢竟是國企,國企的資本是國家的。承認這點,它就不能反對。你定好了比例,堅決執行,我估計它也能做到的。因為這個錢是國家投資的,你不上繳,我投資就少。按照你上繳的情況來看。
  東方早報:但是制定規則的是人,人背後也有利益。有輿論擔心深改小組最後會不會被各個部委的利益“綁架”。您怎麼看?
  厲無畏:這就要大家商量,找到一個公平合理的方式,對不對?這終究不是一個部門的問題。這個應該可以,我覺得這不算是太難的問題。充分討論之後,它們之間最後也要達成平衡。
  民主協商也是中國特色
  東方早報:中央已經成立了深改小組、國安委和中央網信小組,對此,您怎麼看?
  厲無畏:國家主席不參加改革是不可能的。對於小組,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還要吸收很多人參加,這當中需要一些專家學者參與進來討論,還要有一些部門的負責人。因為這畢竟涉及到各個部門的利益,涉及到最後具體怎麼做。所以,我覺得成立小組是對的。如果一個人來做,可能不全面,也做不了。習近平同志還特別強調要重視民主協商,而且還重視基層民主。這個我覺得也是對的。現在看來,有一個小組,有專家學者參與,大家協商來解決問題,應該是目前的形式。
  黨的領導本來就是中國特色,但是多黨合作、民主協商也是中國特色。多黨合作、民主協商一直在進行當中。每年這個時候(全國“兩會”)對中央的事情都要充分討論,討論以後提建議、打報告,事實上,中央有些都接受了。
  東方早報:對於當下中國政策的決策到執行過程,您怎麼看?
  厲無畏:問題是執行,現在中央的一些規定和政策,在地方上執行有問題。比如,中央“八項規定”出台,有些地方就出來十六項規定、二十項規定。比如,中央要求大家厲行勤儉節約,不要浪費,不要亂用公款消費,要符合國家廉政規定。但是到了地方上,又弄出許許多多其他規定。中央反對“四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那麼到底什麼叫“奢靡之風”?地方上就亂來了,有些人在網上更是亂七八糟地說。比如說唱歌也是奢靡之風,有些地方就不准唱歌。中央沒有這個規定,這是地方上執行的錯誤。
  所以我們說“這種人”,有這種說法,不是傻小子,就是壞小子。為什麼說是傻小子呢?因為他不懂中國的多民族傳統文化,哪有不唱歌的。你看苗族、藏族、蒙古族,哪有不唱歌的?另外,我們要從溫飽階段進入到全面小康,就需要增加文化娛樂活動。把唱歌算成是奢靡生活,這沒有道理。還有一種主導這些輿論的“壞小子”,他不是不懂,他知道可以這樣做,他只是想害人,所以就在網上亂說一氣。現在就是在執行當中“偏左”了。所以鄧小平當時說要做好改革,“防右”還要“防左”,關鍵是“防左”。下麵走極端了,那就不對了。
  深改小組也要民主協商
  東方早報:據您所知,深改小組的構成主要是部委,還是一個第三方的,與以前的體改委差不多?
  厲無畏:現在是部委參加到深改小組裡,同時,我覺得還應該多聽聽各方面專家的意見。現在我們不是有民主協商嗎?這樣就比較妥當一點。如果沒有民主協商,那就麻煩了。
  東方早報:您覺得在民主協商方面,民主黨派是不是可以發揮更積極的作用?
  厲無畏:協商民主,各個黨派也有許多專家學者。通過專家學者提出一些建議,然後大家進行討論。其實像上一屆我在政協的時候,我們經常討論,經常有一些意見,中央也能接受,能夠做好。我因為比較關註研究文化創意產業,當年討論出台十大產業振興計劃,我當時就提出不能只有製造業,應該把文化產業放進去,後來經過充分討論後,中央就接受了這一建議,2009年出台文化產業振興規劃。這就是典型的通過民主協商做成的好事。
  東方早報:您如何評價民革在參政議政方面的工作?
  厲無畏:應該說我們民革還是不錯的。至少上一屆的時候,中央也是認可的。我們民革提了很多意見建議,他們都還是覺得不錯的。我在上海的時候就已經提出來參政議政要五個“有”:有思路,有創新,有特點,還要有活力,有影響。當然,在參政議政的具體事情上,一定要加強調查研究,在調查研究的基礎上提建議,這樣比較好。  (原標題:“建議深改小組多聽專家意見”)
創作者介紹

家事

qw68qwgry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